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显得厚重大方

  

与这种风格相应的缺点是枯燥呆板。如果讲的事实不具体,又不能用一些修饰性词语启发游客的想口才培训象,只用生硬的、很草率的几句话进行粗略的讲述,就容易使人索然寡味。

摩梭人一生所拥有的阿注是没有身麽限制的,少的两三个,多的七八十。长期的阿注是比较少的,最多的是短期阿注,短期阿注是指交往不长的阿注,一般不超过一年,短的甚至只有一两天。男女各有这麽多阿注,所生子女只认母而不认父。在口才培训这种情况下,很自然就会产生异母同父兄妹间为阿注的事。大家都说,这种事是难免的口才培训,而且是为传统所允许的,是合道理的。现在,这种事例已很难找到了。至于舅舅与外甥女为阿注,同母兄妹为阿注,这种更为原始的婚姻关系,虽被认为不当,但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这种行为被人在背地里非议,但并不受到公开的严厉谴责。

母系氏族社会,这一古老的社会形态,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早已消口才培训失于远古之中了。过去,人们只知道美澳等口才培训洲的土着居民中保留着母系氏族制,殊不知生活在我国云南省西北部距昆明大约八百多里的狮子山下,沪沽湖之滨的摩梭人,虽然早已进入阶级社会,仍留就着许多母系氏族时代口才培训的遗俗。

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摩梭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昔日的阿注婚姻口才培训正在逐步被夫妻合法婚姻所代替,父系家庭已经成为了主要的家庭形式,但也应该看到:习惯势力的影口才培训响仍很大,对摩梭人落后婚姻的彻底改革,仍然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工作。(全国优秀导游柴云森《母系社会导游介绍》)

这类导游语言艺术的风格特点是:言行稳健沉静,情感含蓄不外露,遣词造句平实、质朴,不多用口才培训修饰手法,只是平平静静、老老实实地叙述事实,口才培训讲解景物,解析事理,显得厚重大方,口才培训有与人闲谈般的亲切感。请看实例:

摩梭人是纳西族的一个支系。在摩梭人的母系氏族社会里,母系是家庭和社会的主宰,家庭财产由妇女继承,孩子知其母,不知其父,人们不结婚,无所谓丈夫和妻子,只是阿注即朋友或同居者。他们的语言中没有爱情这个词汇,故而也就没有所谓的爱人。这些来访的阿注,都是些男子,尽管他们和妇女门一样从事建房种田,照看孩子,料理家务,但他们在家里只处于从属的地位。他们是家庭的成员,可通常都不住在家里。男女不论在什麽地方相会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成为阿注。白天干完了一天的活计,晚上就到阿注家过夜,夜深人静之后,男阿注到女阿注家,用预先约好的方式敲门或丢小石子在女子住的屋顶上。女方听到就悄悄地来开门,把男子带到自己的住房里。次日,不待天明,他就得悄悄离去。清晨,如果起得早,你可以看到摩梭村寨的山间小路或巷道里男人门正匆匆忙忙地返回自己的家里。这是短期约会的方式。长期阿注就没有必要这样偷偷摸摸的了。去长期女阿口才培训注的家,男子可以从从容容地到她家的正房里与她的兄弟、舅舅等寒暄聊天。入夜,当女阿注的兄弟、舅舅等逐渐离家去找自己的阿注后,便到女阿注的卧室共宿。长期阿注都有互换礼品的习惯,也有的男子帮助其女阿注家从事生产劳动,有些长期阿注感情较好,最后可发展到建立婚姻家庭。一时没有阿注的男青年,他们三两成群,或独自一人,去那些尚未有阿注或阿注外出的妇女家里串门,碰上谈得投机,当天夜里便在此留宿。找不到阿注的男子便到其他人家的马厩或牛栏上去住宿,因为自己家里的姐妹或甥女的阿注来过夜,自己住家里不方便,必须避开。

摩梭人少年男女年满十三岁就要举行成人礼,时间是每年正月处口才培训一的早晨。成人礼上少女行穿裙子礼,少男行穿裤子礼,穿裙子礼在火塘的右侧举行,穿裤子礼在左侧举行,少年男女按传统要踏在猪膘和一袋粮食上面,在专选的成年人帮助下穿上新裙子或新裤子。这个仪式意味着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可以参加社交活动;猪膘和粮食则意味着她或他在未来的生活中不愁吃和穿。在座的人,无论是口才培训客人或家里人都要给他们送礼祝福,他们还要到处找老年人叩头,以求长寿。

这段解说词讲述的是摩梭人的婚姻习俗,从头至尾几段没有用口才培训什麽形容词作修饰,甚至连比喻之类的修饰手法也没有,语言十分平静,遣词用句也很实在,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就像在描述一副不着色彩的白描风景画,使人不觉得枯燥,因为它能满足游客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所以给人的印象同样是鲜明的、深刻的。

阿注关系的建立很简单,既有一见如故,也有朋友相互口才培训帮助或母亲为女儿找阿注或通过媒人介绍,阿注关系的解除也很简单,只要男女任何一方不愿,便可断绝关系。女方可以采取不开门或男方来访时不见面的方式拒绝,男子则只须不去女家访宿即可。引起关系破裂的原因,通常是由于双方或一方另有阿注。